一般工商业电价三年连降,成效如何?
发布者:lzx | 来源:中国能源报 | 0评论 | 711查看 | 2020-07-08 10:03:46    

6月28日,国家发改委发布的《关于延长阶段性降低企业用电成本政策的通知》(以下简称《通知》)指出,统一延续按原到户电价水平的95%结算。早在今年5月,《政府工作报告》就提出“降低工商业电价5%政策延长到今年年底”。


业内专家表示,电改五年来,电价下降释放红利数千亿元,其中2018、2019年两年下降力度最强,实现了一般工商业电价每年降低10%的政策目标,并为实体经济用电成本“减负”。


一般工商业电价三年连降,成绩和效果如何,目前还存在哪些阻碍?记者就此采访了业内人士。


两年累计降幅达到19%


我国电价广义上可以分为上网电价、输配电价、销售电价。销售电价按用电性质可分为四大类(个别城市除外):居民生活用电、一般工商业及其他用电、大工业用电、农业生产用电。


其中,一般工商业用电通常指变压器容量在315千伏安以下的商业和小型工业用电,主要涉及中小企业,且普遍采用“电度电价”的单一制定价方式。


以北京市为例,截至2019年,1-10千伏电压等级的一般工商业用电平段价格为0.8595元/千瓦时,同等电价等级同一时段的大工业用电为0.6770元/千瓦时。如按照每度电摊销0.1元的基本电价测算,同等电价等级同一时段的一般工商业用电价格,比大工业高10%以上。


为了降低一般工商业电价,国家发改委出台多项措施并推动执行落地,让利方主要为发电企业、电网企业和政府性基金及附加。相关数据显示,经历前两年降价,全国(不含西藏)一般工商业目录电价(销售电价)累计降低0.15元/千瓦时,累计降幅19%。


从效果上看,各地下调幅度显示,全国一般工商业电价下调空间呈现西高东低。西北、西南区域下降幅度最高,华北区域下降幅度最低。其中,青海下调幅度最高为14.12分/千瓦时。政府性基金和附加方面,已从2015年7分/千瓦时降至目前的4.4分/千瓦时左右。


工商业电价需进一步理顺


连续两年降价后,一般工商业电价为何还要再降?


北京先见能源咨询有限公司总裁尹明表示:“一般工商业用户具有‘一点通处处通’的特点,降低成本对生产和消费两端的刺激带动作用很大。一般工商业提供的服务,上承农副产品、原材料等生产环节,下联居民等终端消费者。其中消费侧对我国制造业技术进步、提质增效意义重大,直接影响供给侧的成本,这是降低一般工商业电价政策的产业链逻辑。”


尹明进一步指出,从生产经营成本构成看,电费在一般工商业用户生产经营成本中占比较较高,降电费对降低企业营运成本影响巨大。“2018年前,我国一般工商业用户电价中承担的交叉补贴比例居高不下,某些地方一般工商业用户电价的交叉补贴比甚至超100%,用电实际价格与价值扭曲现象突出。”


利用行政手段,降幅目标得以顺利完成,但并不代表工商业电价的内在矛盾得到解决,工商业电价居高不下的深层次原因是什么?


国际能源署2016年8月发布的统计资料显示,2015年,我国居民电价在31个国家中居倒数第3位,仅高于墨西哥和马来西亚,但工业电价居第16位。我国电价总体处于国际中等偏下水平,平均电价与美国接近,但工业电价至少高出美国50%。


“近两年,降低一般工商业电价水平政策取得较好效果,但影响一般工商业电价的更深层次的问题还未彻底解决,主要是交叉补贴和转供电加价问题。后者近两年有所改善,但前者还是难治痼疾。”尹明指出。


一位不愿具名的专家表示,工商业电价高是定价机制不顺的典型体现。“电价要反映电压等级和负荷特性,负荷特性反映用户的用电行为和对系统设备的使用效率,交叉补贴直接推高了工商业电价,也扭曲了工商业电价。”


在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副研究员冯永晟看来,扭曲的工商业电价为多种因素所致。“除交叉补贴外,市场结构,特别是零售环节的‘转供转售’处于电力市场体系之外,如何解决仍有争论。定价方式方面,两部制电价如何设计和执行也仍需讨论。”


旨在降低企业用电成本


针对目前一般工商业电价存在的问题,冯永晟指出,在推动市场结构改革的基础上,完善市场机制和有效监管,实现电价向合理水平的回归是根本途径。“当然,这个问题涉及更多考虑,比如提高居民电价,但这是改革策略的问题,并非根本性障碍。”


“‘降电价’不是目的,而是一种让利行为,目的是降低企业用电成本。”上述业内人士指出。


尹明认为:“企业用电成本涵盖的内容更广泛,主要包括在电力相关固定资产投资、电费支出及电力运维及相关资金成本等。其中,电费支出主要与电价、用电量及缴费模式等因素相关。降电价是降低企业电力成本的一个重要手段,但远非全部。”


对于如何降低工商业电力成本,尹明建议,首先,应做好输配电价定价与调整工作,细化定价成本监审细目;其次,电费支出方面,应重视推动各地电网企业提高线损管理;同时,促进用户侧配电资产标准化和管理体系规范化建设,降低线损率。“当务之急要尽快制定出台交叉补贴‘明补’机制。”


“降低电力成本就是让利、就是减量的传统认识亟需改变,降低企业电力成本是一个涉及政策、监管、技术、管理、金融等多维度立体工程,这里孕育着综合能源服务、电力大数据业务、金融业务创新等新业务新商机。”尹明表示。

最新评论
0人参与
马上参与
金博棋牌下载 江西快三怎么下载 广东十一选五30分钟一期 江西多乐彩技巧 上海时时乐开奖結果 福建快三跨度号码 sg飞艇全国统一开奖结果 怎么看炒股图 河北快三推荐号一定牛 山东扑克3实时走势图 河南快三走势图一定牛排五 上海股指期货配资 河北11选5助手 江西时时彩 512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官网 好彩1开奖历史记录 哪种理财平台最安全